机器人都能画画了?!微软小冰央美研究生毕业了

来源:新时代赌城-新时代赌城网址-新时代赌城官网发布时间:2019-08-13 10:18:15浏览:41

  本文来自爱活网

  从AlphaGo三年前在围棋上击败人类之后,渲染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的声音越来越大,听着像是我们就要面临关乎种族存亡的危机了,很快在两三年时间里,AI学会了打星际,玩DOTA,在掌握娱乐技巧方面上了个新台阶;另一边,则是以语音助手为主体的服务类AI在努力的学习对话,让自己能“以假乱真”,实现自然对话流的持续互动而非完成一个个孤立任务的指令型沟通。

  

  微软便是这一侧里一个重要的玩家,也许它的小冰还不够高调在开发者大会上频频亮相抢夺眼球,但这个皮得像个熊孩子的“十八岁少女”的确在每一年都有令人惊叹的成长。今天我们在微软北京丹棱街的1号塔里抢先看到了今年小冰就要给所有人带来的新绝技,创作型AI又修完了一门课程。

  “我要上红白歌会”

  小冰在艺术上的造诣早在两三年前就开始暂露头角,一开始她先学会了作诗,再然后又在台上开了嗓,练就了唱功,也能讲得了故事;再到去年,小冰的歌咏技能再次升级,已经能掌握不同的唱法,自行模仿歌手的风格在既有歌曲上即兴发挥,哪怕听着她的腔调总让人忍俊不禁,正常人都不会否认她其实已经唱得很不错。

  

  在小冰的演唱模型今年更新到V5之后,她又学会了一项专业歌手必备的技能“中气”——通过提升歌声演绎的预测参数能力,模仿歌手演唱时的中气,让出声能更加饱满,更具有人声的那种丰富和充沛感。

  

  今年4月3日,微软小冰宣布与日本AVEX唱片合作,把日本版小冰的AI歌手身份纳入旗下,而今天微软在现场为我们放的日文原创歌曲演绎,和自己以往所听的日文女声印象上真假莫辨,而且比起我们熟悉的初音未来还需要人手调教,小冰现在仅靠自己就能“学唱”歌曲,而且唱腔还丰富了起来。

  

  进化至第五代演唱模型的小冰能够在一首歌曲中过渡唱腔——在一些包含不同唱腔的歌曲如《新贵妃醉酒》里,她的戏腔听上去挺像那么回事,微软现场播放的就是她翻唱的《新贵妃醉酒》,虽然说没有李玉刚那种魔性的惊艳感,但怎么说呢,真的能感觉到她在很努力地去演绎那段副歌,就是还不够妖。

  

  微软表示,在国内以小冰为基盘的虚拟歌手可能还不怎么在大众主流视野中抛头露面,但在虚拟歌手文化非常发达的日本,“凛菜”(小冰在日本的名字)现在可是安室奈美惠和滨崎步的入门弟子,而且正在为登上今年日本红白歌会的舞台而努力。

  集400年绘画技法精华于一身

  在古代时我们形容一个人的文化修养,经常会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过去两三年时间AI的进步让它已经能把琴棋书都玩得炉火纯青,只剩下画还没开始真正开发。而现在微软小冰攻克了AI绘画的第一道关。

  

  小冰的绘画模型有别于以往套滤镜、风格迁移或者是干脆随机生成式的创作,它的绘画“思维”基于对过去400年中人类艺术史上236位名画家的技法的学习,通过学习掌握构图、用色以及画面表现、局部细节等各个方面的绘制手段,再加上激发因素(用人类类比一下就是灵感吧)实现一定水准的100%独立原生绘画创作能力。

  

  微软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小冰画家模式的研发工作,而且他们并非闭门造车,在中央美术学院导师们的协助下,小冰一点一点从刚“入校”时的画伯水平,到现在画出来的作品还能得到央美老师的中肯点评,最后甚至还作为央美的研究生毕业,就在学校里办起毕业作品个人展,实在让人觉得太不可思议。

  

  记得去年参加小冰活动的时候有一句话印象深刻:“别人保存只的是歌曲,小冰保存的是歌手。”这一模式现在照搬到了美术界,他们甚至开始想像,她所学习的236位画家通过小冰这一框架,在现代再次“重生”后的艺术创作景象。我并不懂艺术,但让小冰就中国城市化进程为主题,以过去大师的技法进行表达而生的画作,看起来是有种说不出的……魔性?评判还是要交给真正懂艺术的人才行。

  

  

  尽管现在小冰作为画家好像还只是初出茅庐,微软却一点都不想让她浪费宝贵的时间。小冰现在就已经投身于轻工业生产一线,作为AI平台为中国服装企业提供高效的纺织面料纹样设计。这一行业的设计师几乎是消耗品——他们通常工作年限都很难超过两年,你想象一下,每天要设计4个纹样而且还得不重样,创意灵感绝对会被飞快榨干。

  

  而交给小冰这样的人工智能之后,不光创作潜力更大,而且也挽救了那些没法在设计师上投入成本的小公司。现在,微软小冰设计的第一批丝绸产品已经被中国丝绸博物馆永久收藏,我也希望再过一两个月能亲眼见到AI编织的丝巾是不是具有别样的美丽。

  不求战胜人类,只愿助力创作

  前面说到评判,其实在这个问题上人类对于AI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惯性:只要是跟AI沾边,人们对它的打分自动降低30%。当然这个比例可能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却很能说明问题,我们对机器的苛刻,以造物主心态审视AI的思维,会让我们在评价的过程中对AI创作物产生自然的偏见。

  

  这问题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开头讲过,太多“AI胜过人类”的案例已经让我们无法忽视人性之中争强好胜的那一部分,致使我们会对它们产生恐慌,惧怕被替代,做出的评判也会在潜意识中尽可能压低它们的表现,如果要寻找AI的正确发展方向,很有可能就被我们自己的恐慌和偏见带进死胡同。

  所以微软给小冰这几年来的安排,大多是抽象化过后,隐姓埋名一样的存在。把自身基础的情感计算框架借予小米小爱、华为语音助手、三星手机上的语音助手等AI化身已经算很高调了,更多时候她是偷偷藏在我们眼皮底下一些察觉不出的地方,借助自己逼真的口述语言能力,“萌”混过绝大多数人的双眼——

  

  比如河南交通广播FM104.1晚上8点的那档《路过温暖》节目,实习主持人欣小然,实际上就是小冰的一个化身。

  

  这次画家小冰的化身,中央美院2019级毕业研究生夏语冰,一开始也是没有公开自己真实身份在绘画圈子里发表作品,从默默无闻到小有名气,有自己的粉丝,整整两年时间都在大家无意的指导和点评中获得成长。这可比AlphaGo在在线围棋平台的大杀四方难发现多了。

  

  不过,微软并不是想要瞒着大家搞什么可怕的事情,毕竟小冰的出发点就与AlphaGo,OpenAI DOTA2这些要和人类争胜负的分支完全不一样,她想要实现的事情也不一样。作为创作型AI人格,进行高质量的内容生成,丰富人类物质精神生活消费材料,为社会做出直接贡献,才是她目前的AI拼图上几块最重要的碎片。

  

  话又说回来,虽然针对特定规则设计的任务型AI现在看起来已经相当厉害,但我们离构筑具备完整情商的人工智能还非常遥远。而且微软也不敢保证它现在带着小冰前进的方向就一定是正确的。可能一个古灵精怪,对话有时候也不着调的十八岁少女确实没什么手段能给人放心靠谱的感觉,但以现在要求AI“有人设”的趋势看,小冰总是一个塑造形象的成功教材吧。